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家庭情感

  导读:男主放在女主体内吃饭_乖握着它把它吃下去。我和朱小雅相处大概有半年的时候,一个周日的下午,朱小雅告诉我她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因为临时有事,不能去接在辅导班补习的女儿,想让她去帮助接一下孩子。于是我和朱小雅一起去了辅导班。

  到了辅导班二楼,孩子们已经放过学了,大部分孩子都已被家长接走,还有四五个孩子写着作业,老师坐在前面低头看书陪着没有接走的学生。

  我和朱小雅到了教室门口,朱小雅喊了一声“肖燕燕”。一个留着学生头的女孩抬起头望向门口,同时那位老师也抬起头向门口看。

  世界真是太小!我和杜鹃居然四目相对!她竟然在这里做起了兼职,当了一名英语辅导老师!

  那个叫肖燕燕的女孩听到有人喊她,急忙把书桌上的东西装进书包,一边和老师说“再见!”一边向门口走。

  我既然看到了杜鹃,我不能当做不认识吧。再说我心里还是一直放不下她,只是我每次给她打电话她都毫不犹豫地给我挂掉。

  杜鹃看到我的瞬间脸上也有一丝惊异,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。我可是控制不住惊奇,明知故问傻傻地问一句:哎!你怎么在这里?

  “我周末没事,在这里代课,挣点零花钱。”杜鹃就像回答一个普通的朋友的问话一样走到门口。

  “你们认识?”朱小雅看着我。

  “嗯,我大学同学。”我不敢给朱小雅说太多。

  “你好!我是李子昂的女朋友朱小雅。”朱小雅很大方地给杜鹃打招呼。

  我看杜鹃听到朱小雅的自我介绍后,脸色稍微变了一下立刻换成微笑对朱小雅说:你好!我是肖燕燕的英语辅导老师。请问你是肖燕燕的?”

  “哦,我和肖燕燕妈妈是同事,她今天临时有时来不了,所以让我帮接一下孩子。以后,还请你多多照顾肖燕燕。”

  “不客气!应该的。”

  “燕燕,我们走吧,给老师再见。”朱小雅笑着对肖燕燕说。

  “老师再见!”

  “再见!”朱小雅也和杜鹃微笑分手。我也礼貌性.地看着杜鹃说声“再见。”

  杜鹃同样礼貌性.地回应着“再见”,但是她的目光却躲开了我的眼睛。

  我和朱小雅还有肖燕燕一起到了楼下,可是我感觉自己好久没见杜鹃,既然有这个机会让我们见面,如果不说点什么,总感觉失去这个机会太可惜。

  思前想后,到了楼下我对朱小雅说:我想问一下杜鹃另一个同学柴萌的电话,你等我一下,我一会儿就下来。

  “好的,快去快回!”朱小雅不知道我和杜鹃的事,爽快地答应了我。

  我扭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跨上二楼,看杜鹃仍然坐在教室里低头看书。

  我站在教室门口笑眯眯地小声叫她:“杜鹃”

  杜鹃听到有人喊她,急忙抬起头,看到是我,没有我想象的欣喜,而是眉头紧蹙地走到门口,像对一个陌生人说话:“你还有事吗?”

  “杜鹃,你怎么能这样,好歹我们以前还是夫妻,常说不成夫妻还成朋友呢,你怎么能对我这个态度?”看到杜鹃没有我预想的样子,我心里突然有点微怒。

  “你要什么态度?你已经佳人有?迹胰匀恍蔚ビ爸唬闳梦腋吒咝诵俗8D懵穑慷圆黄穑∥易霾坏剑?rdquo;

  “这是公共场合,你如果没什么事就走吧!我们现在就是普通的大学同学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杜鹃说完这句话扭身走进了教室。

  “杜鹃,你出来,我再给你说一句话就走。”我想说的话还没说,杜鹃就走了,我不甘心呀!于是我站在教室门口又喊了一遍杜鹃。

  杜鹃坐在教室里的板凳上,抬头看看我,脸上挂着不高兴地神色走到门口:什么话?我现在有事,快说吧!

  我把杜鹃拉到教室门口,杜鹃甩开了我的手,“杜鹃,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?”

  “有什么话快说,别磨叽!我还有事”杜鹃非常生气地对我说。

  “好,好,好,我不多说了。你现在过的怎么样?你爸妈知道我们离婚的事了吗?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以后我打你的电话,你别总挂我电话好吗?……”

  “打住!不要再说了。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祝你幸福!”杜鹃冷着脸说完两句话,扭身进了教室,随手把门关上了。

  我正趴在窗户上试图再和杜鹃说句话,朱小雅突然跑到二楼,看我趴在窗户上,很是好奇:李子昂,你干嘛呢!你问好电话号码吗?我妈刚刚打电话让我赶快回家,你怎么那么磨叽!”

  “好、好、好,我问好了,这就走。”说完我和朱小雅一同下了楼。

  自从知道杜鹃在那个辅导班代课,我偷偷去找过杜鹃几次,但每次都是以杜鹃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而告终。我感觉我和杜鹃是真的走散了……

  有句话这样说“在人的生命长河中,有人注定陪你一程,有人注定陪你一生”,杜鹃也许就是那个只能陪我一程的人吧!

  既然杜鹃不再给我任何希望,这边我母亲又天天催我和朱小雅的事,那就对杜鹃做个了断吧!这样也好,杜鹃不给我任何念想,我也可以心无旁骛地和朱小雅相处下去。

您可能还喜欢的
最新信息
返回顶部